Remebot | 从“一滴血测癌”看精准医疗趋势

近日,央视《经济半小时》播出清华大学生命科学学院教授罗永章团队的研发成果——检测热休克蛋白 90α 肿瘤标志物试剂盒,已成功获批投入量产。临床数据表明,利用该肿瘤标志物对肺癌、肝癌进行早期筛查,灵敏度较传统肿瘤标志物高,在肝癌中从 53% 上升到 93%,肺癌中则从 54% 上升到 72%。

alt text

肿瘤早期筛查

由于肿瘤早期筛查操作相对简单,有助于发现疑似病例,对恶性肿瘤的确诊和治疗意义重大,这项临床突破获得了学术界和媒体的广泛关注。理论上,肿瘤标志物是由肿瘤细胞产生,或机体细胞受肿瘤刺激而释放的一类物质,它可以一定程度上反映肿瘤的发生、发展,并检测肿瘤对治疗的反应。热休克蛋白 90α 这种肿瘤标志物在 1989 年首次被发现,国内外学术界有大量相关论文研究。

但是,由于肿瘤标志物种类繁多,理论上和实践上都提倡同时测定多种标志物,提高敏感性和特异性。另一方面,由于肿瘤标志物在非恶性肿瘤情况下也可能异常升高,这项指标无法作为诊断的唯一依据。因此,诊断时必须结合临床症状、影像学检查等方面综合考虑。下图括号内即为不同部位相对应的可参考肿瘤标志物。

alt text

随着此类研究的逐渐深入,肿瘤标志物种类在增多、检测灵敏度也在提高。未来,早期筛查有望将恶性肿瘤的诊断节点提前,推动患者完成相应的深入检查,尽早确定肿瘤的性质和治疗方案。

肿瘤确诊金标准

早期筛查或许能较大概率检测疑似病例,但肿瘤的确诊必须有组织或细胞病理学依据。其中,病理组织学检查又称活检,是目前临床最常用、准确率最高的肿瘤确诊方式。它需要医生从肿瘤所在位置准确取材,制作病理切片,观察细胞和组织的形态结构变化,从而明确肿瘤的性质、种类、是否用药敏感等,这对后期治疗方案的选择至关重要。

alt text

根据肿瘤所在的部位、大小和性质,活检通常采用不同的取材方法,一般包括开放式、内窥镜和经皮穿刺三种。如神经外科最早开展的是全麻开颅活检,创伤较大,术后并发症多。随着医学影像和手术器械的发展,临床逐步探索出微创的内镜引导活检和立体定向穿刺活检,在后者的基础上,又发展出医疗机器人辅助的无框架立体定向活检。目前,Remebot 辅助的活检手术定位精度为 1mm,耗时 30 分钟左右,创口直径 2mm,对老人、儿童等特殊群体更加适宜。

alt text

目前,经皮穿刺已经在多个部位的肿瘤活检中成熟应用,医疗机器人辅助微创活检术也在向更多领域拓展。相信在未来,随着医学影像、医疗技术的进步,活检作为各类肿瘤确诊的金标准,会向精准取材、少量取材、微创取材方向持续发展。

肿瘤精准治疗趋势

肿瘤确诊后,如何进行后续治疗才是最重要的问题。早期筛查、病理活检均有助于为后续治疗提供充足的时间和临床证据,而癌症确诊后的治疗方式也在逐渐向创伤小、痛苦轻、疗效确切的方向发展。在以往的肿瘤治疗手段中,切除、放疗、化疗是最为常见的三类。近些年,医生开始更多地关注治疗后剩余器官在功能上能否代偿,以及术后并发症是否会强烈影响患者的生活质量等问题。

随之而来的是对肿瘤进行精准定位、精准打击的治疗手段。如利用影像引导定位肿瘤位置后,借助射频消融、氩氦冷冻消融、粒子植入等手段将其灭活,这样的方式具有创伤小、疗效确切、可重复性高的显著优越性,更易被患者接受。

举例来说,在中国庞大的肝癌患者群体中有许多人肝硬化严重,很难耐受切除手术给肝功能带来的损失。这种情况下,微创局部射频消融术可以较好地达到根治效果,且对患者的肝功能影响非常小。国内最早开展这类手术的是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医院介入超声科主任梁萍教授,经过近二十年的临床实践,该技术已推广应用于 400 多家医院,治疗了 9 万多名患者,成功率在 90% 以上。同时,梁教授也探索出将射频消融术应用于肾、肾上腺、甲状腺等部位的肿瘤治疗,为大量不能手术的实体肿瘤患者开辟了一条安全、微创、疗效确实的希望之路。

alt text

在人们“谈癌色变”的今天,与肿瘤早期筛查、病理活检和精准治疗相关的每个探索都将对人类的抗癌之路产生深远的意义。在循证医学的指导下,越来越多先进的微创治疗手段通过相互之间的序贯联合应用,以及微创治疗联合生物治疗的新模式,对某些肿瘤达到根治的目的。

但是,征服癌症的道路依然坚辛而漫长,Remebot 愿助一臂之力,为医疗事业的发展贡献微薄的力量。同时,我们也期待激动人心的合作,更欢迎对医疗机器人感兴趣的有志之士加入,简历请发送至 jian.guo@remebot.com.cn